代购林士尧:真爱生命 远离代购

夕颜花开2022-12-17 14:34:23明星96


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心里也会有些后怕——这一句话可能得罪一个产业链。但是我还是决定就这个话题说上一些。当然,在正式开启话题之前,我还是得肃清一下,除非帮你执行代购的是你永远信任的挚友——即便其中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他/她在已知或者未知真相的前提下代购了假货给你,你仍然视友情重于一切,否则代购这趟水太深,你受益的机会远比受害的机会多得多。

言归正传,之所以想讨论这个话题,缘起于半个多月前一次不愉快的微信聊天。一个熟人在微信朋友圈里刷屏发了满满当当的代购产品照片和说明,基于相识时彼此还算良好的印象,我点开阅读了几则,却迅速发现纰漏。她售卖的一款针织毛毯标价380,而品牌竟是Alexander McQueen,不需要用脑就能猜出个其中猫腻,更致命的是,毛毯上印制的品牌logo中品牌名称的拼写还是错误的,McQueen被漏写作McQue。要么是因为我当时突发热心,要么就是我当时太闲,发消息告知对方所卖商品有诈。她倒是也满腔惊讶地回复我,称这些商品都是她从另一个商家那边转手来的,产品实物不在身边,并解释说这是上游商家从工厂直接取的外贸余单。当我十分肯定地告诉她这款商品是假货时,她仍然不屈不挠,试图找证据辩驳我,却始终无法在品牌名称拼写错误以及logo字体错误这两个硬伤上自圆其说。我原以为三两句话就能让她回心转意放弃那个坑了她的上游卖家,结果却花费了一个多小时和她不断来回讨论关于那条假冒品毛毯的林林种种。当她终于认为我是正确的时候,我以为对话结束了,却不想她假作恭维地说了感谢的话,实则藏着讥讽口气。按照她最开始的声明:要对买家负责,如果是假货就要追查清楚。所以我一开始本着美意提醒,却落得最后吃力不讨好。

Alexander McQueen时装。

不能再称其为朋友是必然,这件事让我更加清楚的一个事实就是,代购这个产业鱼龙混杂,深水区情况太险恶。

这不是我第一次和代购产业过招。在这之前,另一个熟人在微信上做奢侈品服装代购生意,发了一组Givenchy的一款上衣的产品图片,文字说明中附带了“询价请私信”。看着图片,我觉得衣服质量尚好,便心怀期待一对一地和他在微信里搭上话。我一开口问起这件上衣的价格,他就问我:“你要买?”我给了不确定的回答:“价格合适的话我就买下。”他很快回复:“不会吧!你别买,这是假货。”我很吃惊,一是“代购”一词背后的真相,二是我和他并不算很熟,他却愿意如此坦诚地告知我真相。我承认那一刻我并没有对他心生反感,反而因为他的诚实(哪怕仅仅是对我一个人)而心存感激——当然,对于代购,我心里更多了一条防线。

诚然,凡事不可一刀切,一棒子打倒整个行业的做法不可取,但是当一个行业已经泛滥腐坏到一定田地的时候,也便是这个行业没落的开始了。代购一度因为可免除过高的税费而备受追崇时尚的国人的青睐。我的家姐也曾热衷在网上托人从海外代购轻奢品牌的产品,她反映良好。直到有一次她穿着她花了数千元代购来的Burberry Brit系列的超薄短款冲锋衣和我相见,我仔细看了那衣服的里里外外,材料上分辨真伪有困难,但是衣料上的针脚走线不够平直让我心有疑虑,家姐也就从此对代购少了热情。

对于卖家,我还是不能免俗地说一句,诚信是立业之本。而对于广大潜在的代购买家,我也只能在这里呼吁,擦亮眼睛。

国内独立设计师作品。

更多的,我越发觉得,国内中产阶级消费力量崛起,轻奢市场红火,养肥了代购这个跑在前面的小产业,与此同时也培育了本土优秀的设计师和品牌。在愈加明显的小众化市场发展道路上,国外知名大牌已经不是品位的绝对守护者,小众品牌和独立设计师的产品也在用力地生长,用力地证明存在的价值。如果说我也曾经心存侥幸想要在代购中找得靠谱卖家的话,那么经历了上述的我,现在更情愿相信本土小众品牌和独立设计师的诚意。一次懒散的闲逛,我在一个本土小众品牌(为了免除大家质疑我广告植入,我就不提品牌名啦)门店里相中一件深色薄夹克,设计有品,细节也够讲究,做工良好,就算售价四位数,我也连折扣都不问就刷银行卡带走了。现在,在我衣橱里,它就紧挨着我心爱的Dior Homme西装和Kris Van Assche衬衣。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虾皮情感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xiopi.com/article/53962.html

标签: 林士尧
分享给朋友:

“代购林士尧:真爱生命 远离代购” 的相关文章

林士尧: 苏州广播电视总台节目主持人

林士尧,1989年9月25日出生于新加坡,苏州广播电视总台节目主持人,主持节目《我是tv星》主持名木木哥哥,国家心理咨询师,苏州慈善总会慈善天使。...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