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十二时辰》剧中“义婢”檀棋

夕颜花开2022-11-25 11:15:49电影3


在《长安十二时辰》中,檀棋作为李泌的家养婢女,对李泌精心照料、忠心耿耿,更是甘心为李泌的生命和事业舍弃自己。宋人洪迈在《容斋随笔》中写,“至行过人曰义”,由此可见檀棋是当之无愧的“义婢”。檀棋除了其美貌之外,更善良、智慧、勇敢。此外,书中着力体现的还有她对其主李泌的“情义”和“忠义”,包括对其生活上的照顾、为其以身犯险等。

一,檀棋其人

檀棋“鼻梁高耸,瞳孔有淡淡的琥珀色”,有着盘髻黑发,是汉胡混血,她的母亲是小勃律人。檀棋是孤儿,被李家收养称为李泌的家生婢,从小在李家长大,美貌过人,聪慧有识,最得李泌信任。

檀棋之美,在最初就被描写做一位美貌的婢女,后又有赵参军见她“一张绝色容颜”,太子李亨见她“雍容优雅”,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美人,但檀棋之美不仅是女子柔美,更有其潇洒之美。她骑马时头发高挽,“整个人飒爽干练”,她骑术精湛,“那背影英姿飒爽,丝毫不输男性”。檀棋心思细腻,正如张小敬所说:“檀棋姑娘眼光敏锐,心细如发,远强于男子。”此外作为婢女,檀棋也非常自重,当她在平康坊闻到十分黏衣的苏合香时显得颇为厌恶,因为她自尊自重,不希望被旁人误会成伴游女。

檀棋对李泌十分了解和尊重,于她而言,公子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唯一。她了解李泌的脾性,“檀棋知道公子的脾气,不该说的绝不会说”,“公子的眼光,檀棋从不怀疑”。也心疼他的付出,“公子为了那一位,可是往自己身上加了太多负担。”如她所言,她绝不会置李泌于不顾,(“我不能不管公子!”)因此她在数次的绝望中勇敢起来,为公子和他的事业奔走。在前往景寺时,张小敬言语轻挑,但檀棋看到公子“他额头皱纹又深了许多”,毅然同张小敬一同前往,因为她“为了公子,命都可以不要,何况这个!” 在檀棋闯右骁卫时,她并非没有惧怕,但她并不后悔,因为这是公子的要求:“如果说公子一心为太子的话,那么她一心只为了公子。她愿意为他去做任何事,包括去死。 ”

二,生活关照

檀棋作为李泌的家养婢女,最基本日常的工作是照顾李泌的生活。当她得知李泌请死囚张小敬出面时,她颇有担忧,“公子为了那一位,可是往自己身上加了太多负担。”当她看到李泌“面色苍白,双目血丝密布,眉间的皱纹又多了几道,像是用刀刻上去的,既深且长时”,檀棋“心中一痛”,担心着让他仿佛一夜白头的压力。

当疲惫的李泌闭目养神时,檀棋走到了他的身后用纤纤玉指帮他按摩太阳穴,当李泌鼾声响起时檀棋又不自主的心疼他有二十四个时辰不曾合眼了。张小敬建议极度疲惫的李泌去休息时,檀棋一改以往的态度,“感激地看了张小敬一眼”。当疲惫的李泌需要冰块清醒时,檀棋在正月里的隆冬才让人从后院的水渠里打出一桶混着冰碴子的水,还细心的将这些冰水滤净后泡着锦帕递给他。当李泌和张小敬谈话许久而未进食时,檀棋端回一盘慈悲寺的素油炸的油子,底下还垫着几张面饼。

三,辅佐事业

檀棋虽然貌美且细心,但李泌绝不仅仅将她看作是一个普通的婢女,而是一个值得信赖、可以托付的事业帮手。正如李泌安排檀棋闯右骁卫时所说:“你是个聪慧的姑娘。在这里端茶送水摆摆沙盘,对你来说,实在太屈才了。”后来当张小敬在阻止檀棋回已经遇袭的靖安司时也说到: “你家公子同意你跟着我,是因为他相信,你能做到比伺候人更有价值的事情。”李泌和张小敬的话说明“他们从不把檀棋当成一个有着美丽躯壳的人俑,都相信她能做到比伺候人更有价值的事”。

在靖安司中,檀棋常于沙盘旁持月杖挪动陶佣帮助李泌等人分析局势,且有意无意中也在帮助李泌等人推理判断。比如在李泌等人对右骁卫的行为疑惑不解时,轻轻咳嗽了一声,伸出修长的指头,似是无意中指向沙盘中的平康坊,提示了李泌等人其中的右相李林甫。

除了在靖安司的辅佐之职,檀棋还承担起了奉命闯右骁卫、与张小敬调查景寺等任务。这些任务都非常重要,且承担巨大风险,但檀棋以其智其勇一一完成,为李泌的挽救长安的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李泌安排檀棋去闯右骁卫,认为檀棋应该去做一些不仅仅是端茶送水摆摆沙盘的工作。而且他也承认,自己身边值得信任的人并不多,因此只能是檀棋去做这件事情。

檀棋与姚汝能一同前往,在右骁卫重门前将一块李花玉佩递给看守的赵参军,告知他自家主人要接走张小敬。其实这是檀棋冒充李林甫的家养婢,再以李花玉佩冒充李林甫的信物,目的是前来接走张小敬。但事情进展不顺利,檀棋便通过手帕擦嘴的动作暗示放弃乙计划而采用由檀棋自己设计的丙计划。原来檀棋准备“李代桃僵”,让张小敬披上自己锦袍和帷帽离开,而自己留在牢内。

檀棋第二次离开李泌出外办事,是和张小敬一同去景寺调查右杀。当李泌等人为右杀位置焦灼时,檀棋指出靖安司草创之时定点光德坊,因为“光德坊同坊有京兆府,便于案牍调阅;西邻西市,可以监控胡商;北接皇城,时刻联络宫中;东连朱雀大街,易于调动兵力”,而右杀若想完成任务,也需要一个可以掌握全局,指挥机宜的地点。受到檀棋的启发,诸人将范围缩小至各处的景寺。后张小敬檀棋一同前往。张小敬檀棋假扮夫妻进入景寺,遇到重伤的普遮长老后。檀棋仔细询问了伊斯,得知刺客离开时,普遮长老还没断气。因此她判断这些刺客一定会回来确认生死。张小敬这才将计就计,设下这么一个局。在运送普遮长老的牛车上躺着的是张小敬,活捉了一位想要杀普遮长老的医馆学徒。

檀棋在李泌的吩咐下闯了右骁卫救张小敬,又在张小敬的安排下进入景寺调查,这些任务虽然惊险,但总是有她信赖的两个人在旁。然而靖安司遇袭,张小敬被抓后,檀棋想要救助二人且为其事业而继续奋斗,则只有她一人。但檀棋并没有放弃,她闯仪仗队求救太子,又进勤政殿想要面圣,最后得到旧友太真的帮助,编出一个爱情故事打动太真,成功的让皇帝过问此事。

当檀棋得知靖安司遭遇袭击,李泌可能有不测时,她一度陷入恐惧:“绝望和海量的疑问涌入檀棋的大脑,让她头昏目眩,几乎站立不住。檀棋缓缓蹲下身子,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和害怕。”但为了李泌,檀棋很快振作起来:“大势已如此艰难,若我再放弃的话,那就再无希望可言!”因此檀棋决定,当面将事情告知太子。她以极快的速度冲入仪仗队,不顾四周的刀剑,竭力香太子求救: “太子殿下!靖安有难!” 太子不愿多问,檀棋有了一个疯狂的念头:“直接面求圣人?”她抬头看去,天子就在不远处,她大可以冲到天子面,虽然冲撞御座甚至有可能被护卫当场格杀,但她脑海中亮起的却是大望楼的“不退,不退,不退。”想到此处,檀棋贴着云壁,不动声色地向前靠去,准备趁圣上身边的宦官和御前护卫反应过来之前冲到御前,向圣上求救。所幸在檀棋面圣之前,她遇到了旧日好友太真:杨玉环。檀棋向太真哭诉她的情人张小敬如何被全城通缉,又哀求太真让圣上过问一句阙勒霍多。太真一去,圣上果然垂问。檀棋战战兢兢,但并不后悔,因为只有这样才有一丝希望可以扭转局面。

总之,檀棋当之无愧为“义婢”。她幼年起同李泌一同长大,对公子十分了解且亲近;她感恩李家收养,因此对公子照顾周全。李泌待她也颇为不同,因为他甚至檀棋并非普通女子,而是可以做比伺候人更有价值的事的女子。在李泌的安排下,檀棋冒险闯右骁卫,又在调查景寺时遇险,但檀棋毫无畏惧,因为“她愿意为他去做任何事,包括去死。”后得知李泌可能遭袭,檀棋放弃自身安危,闯见太子和圣上,只为救护公子尽一己之力。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虾皮情感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xiopi.com/article/47251.html

标签: 檀棋
分享给朋友: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