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忘:有个地方叫马兰

夕颜花开2022-11-25 08:29:06文章136


你说你还会回来。你要到大漠深处去看落日,看星星,看地平线……你说它们构成了你在罗布泊当兵生涯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那么深刻,你这一辈子怕再也忘不掉了。说这话时你在南方一座遥远的城市,窗外是闪烁的霓虹灯、嘈杂的人与车的叫喊。

你看上去并不老,但显得非常孤独。

桌上,我带去的两瓶“伊力特”倒出了最后的两杯。你说,好久没喝过新疆酒了,真他妈带劲!

多年前你离开罗布泊。多年前,你在我现在当兵服役的地方服役。那些日子太难忘啦!当然,留给你的欢乐与痛苦几乎不成比例,但现在想想,即使是痛苦,也早已变成回忆。你说,好多年没有与人谈起罗布泊、谈起马兰了。兄弟,我们是战友,马兰人!世上再没有什么称呼能比马兰人更让人感到亲切了!尽管论年龄你比我小十多岁。当初,我离开那里也像你这般年纪——多让人羡慕的青春!不过,那时因为我太浮燥,我厌倦了那样的生活。我想要走出去。我认为自己就是罗布泊最伟大的思想家,周围没有人能够与我交流,而大漠永远只是一副面孔,多么单调与可怕。

你曾经在罗布泊深处的一座大山里怀抱风钻,与岩石短兵相接。你眼看着一座座大山在你们日复一日的掘进中变成空空的躯壳。那时,你的心仿佛也像被什么掏空似的。而你们的一切行动都被冠以光荣的名义,而当一声声惊天动地的轰鸣从大山的腹腔传来,你们只能在远远的地方观望……看着看着,你的视力逐渐模糊。“快三十岁了,还没老婆。”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闪现出如此奇怪的念头。这片绵延无际的戈壁,在阳光下浑茫一片,泛着灼热的光。

阳光。你想起了这个美好的词汇。你好向往阳光穿过树梢投射在你身上的那种光泽。树。对,你又想起了树。这个普通的字眼却让你想起一个久违的名词。是的,这里没有树,一棵也没有。你已经很久再没有见到过树了。啊!那种绿得让人心醉的颜色,只能变成暂时的回忆。你现在终于完全理解了临退伍的战友回到第二故乡生活区抱着一棵白杨痛哭时的心情。还有水,那时你已经很久没有喝到那种甜丝丝的水了。

那种自你出生起就喝到的乡村井水,现在想想都觉得奢侈。这里只有又苦又涩的咸水,刚开始喝时你几乎天天拉肚子。但后来你慢慢习惯了。不习惯怎么办。这里上至将军下至普通战士,人人都喝咸水,你必须强迫自己喝下去。经常是几个月,除了吃饭和休息,你和战友们几乎整天呆在黑暗潮湿的山洞里。年复一年,许多战友早已再超负荷的工作中变得麻木,而你却在这样的磨砺中斗志弥坚……

直到有一天,你仿佛突然被什么唤醒。一种想要离开的愿望开始强烈占据你的灵魂。“必须走出去!走出去,走出大漠,走出这片废墟!”你在心里一遍遍对自己说。你曾有过一段自认为非常精辟的话:“走不出废墟,你就是废墟!”废墟,这是因为你见到了废墟。是的,你见到了废墟。在罗布泊大漠深处,在古楼兰王国的废墟旁,你惊叹着岁月的无情——这多像一场可怕的梦,你记起了海子那首关于岁月的诗:

岁月呵

你是穿黑色衣服的人

在野地里发现第一枝植物

脚插进土地

再也拔不出来

那些寂寞的花朵

是春天遗失的嘴唇

岁月呵,岁月

公元前我们太小

公元后我们又太老

没有人能够见到那次真正美丽的微笑

但我还是举手敲门

带来的象形文字

撒落一地

……

坍塌的残垣断壁,已被时间之手抚摸得没有丝毫棱角。你用手捡起一根千年前的胡杨枝轻轻摩挲着,像抚摸着时间的骨头。蓦地,你看见了一只鹰,一只死去的鹰!啊,一只死去的鹰落在楼兰的废墟上,多么悲壮!你不禁开始怜悯起这只勇敢的生灵了。然而,它为何要来到这里,难道仅仅只是为了完成飞翔的过程吗?多年来,罗布泊大漠广袤的大地之上,苍穹之下,展翅飞翔的雄鹰曾带给你多少精神的力量呵!在死亡之海的罗布泊,当你了解了这片土地上的前辈们是以怎样的精神创造了辉煌的伟业时,你曾有过怎样的激动和豪情呵!可在你看见这只死鹰的瞬间,你却无法形容内心的无助与悲壮。你想到了很多很多,脑海中反复出现的都是罗布泊那些单调的风景。你的眼泪掉下来,溅起了厚厚的尘土……

多年后你离开罗布泊,多年后你去往繁华的都市。此刻,你与我在这座繁华的都市一起喝酒,一起谈起罗布泊,谈起马兰。你说你现在才明白自己当初没能够守住自己。你把最初的梦想给丢了。尽管你现在在这座城市拥有的东西很多,金钱、名利、地位……一样都不少。可你却已经丝毫感觉不到生命的激情和快乐,你说这并不是你想要的生活。人生究竟怎样才算真正意义上的成功?你这样一遍遍向我发问,又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你说,人他妈就是贱,难道只有失去的东西才会理解到它的意义和价值吗?

也许是你真的喝醉了,新疆出产的烈性酒会带给你激情。还有罗布泊,一提起它你就浑身充满力量……那片土地仿佛给你施加了什么魔力,你说你最近老梦见那里,你好想回去,回到罗布泊,去寻觅早已逝去的青春与激情……

作者简介:郝雁飞,陕西汉中人,曾在中国核试验基地服役,现在汉中广播电视台工作。部队期间开始业余文学创作,曾在《解放军文艺》、《诗刊》、《人民文学》、《中国西部文学》、《中国军工报》、《神剑》、《美文》等刊物发表诗歌、散文百余首(篇),著有诗集《马兰花旁的吟唱》一部。作品曾分别两次荣获解放军原总装备部“神剑杯”诗歌、散文征文二等奖,“春雷杯”文学作品征文一等奖,汉中市首届金贤文学奖等多次奖励。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虾皮情感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xiopi.com/article/47099.html

分享给朋友: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