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将中,杨六郎为何要两次诈死埋名,又是如何复出的呢?

沐流尘2022-11-24 09:45:11文章17

在杨家将中,杨六郎是书胆一样的人物,他是杨业七郎八虎八个儿子中唯一齐备父兄智勇者,也是杨家将评书中最文武全才的杰出代表和最能隐忍的英雄人物。在评书中,他两次诈死埋名,并由此演绎出了“寇准背靴访六郎”、“任堂惠舍命全交”、“六郎大摆牤牛阵”等脍炙人口的桥段。

杨六郎第一次诈死埋名发生在太宗皇帝赵光义在位期间。公元983年,大辽天庆梁王耶律尚挥师南下要和宋朝开兵打仗,宋朝为选先锋官命潘豹在在天齐庙立擂一个月。杨七郎打擂,在擂台上力劈潘豹。潘豹是国丈太师潘仁美之子,潘仁美为给儿子报仇,让她的女儿潘素蓉出面,要让皇上杀了杨七郎和杨六郎(因为任堂惠在登瀛楼救七郎时报了杨六郎的名字),老令公听说自己儿子打死了潘豹,便绑了七郎和六郎一起上殿负荆请罪。太宗皇帝上了潘仁美的圈套,要把杨家父子三人推出午门之外斩首。

幸有八贤王拿来皇命金锏保全杨家,皇命金锏可上打昏君下打奸臣,宋太宗才赦免了老令公等人的死罪,把他们发配雄州。

公元986年,大辽韩昌率兵南下,二帝太宗御驾亲征。元帅潘仁美不听人劝,执意要进幽州,结果导致宋朝君臣被困幽州城。外无救兵,内无粮草之际,铁鞭王呼延赞冒死突围到雄州搬请杨家父子,杨家父子不计前嫌率兵前去幽州解困。杨七郎为救圣驾,饭也不吃,水也不喝,一路急行,马踏芦沟桥,抢挑梁兴州,连闯三门,潘仁美公报私仇就是不肯开城门,没办法,七郎力杀四门后,杨业和其他儿子一起赶到打退了辽兵,潘仁美这才假惺惺的出城迎接。

后来,辽军在金沙滩设下陷阱,太宗皇上在潘仁美的鼓动之下赴辽人摆下的双龙会中了韩昌的奸计。杨家父子为救圣驾和八贤王等人,血战金沙滩,这一战太惨烈了,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结果:大郎替了宋皇死、二郎替了八贤王、三郎马踩入泥桨,四郎、八郎流落到番邦,五郎一怒出家池了和尚,仅仅冲出来老令公和六郎、七郎。

再后来,潘仁美又勾结辽国韩昌,再次陷害杨家父子三人,先是以误卯为名棍棍见血的打了老令公三十下军棍,打得老令公屁股都开花了,然后又命他带伤领五百老弱残兵赶奔前敌会战韩延寿,还说“抓住韩昌,万事皆休,抓不住韩昌,杀你个二罪归一”。因为只有捉住韩昌才能完成任务,为追韩昌,杨家父子三人中了韩昌的埋伏,导致他们被困两郎山。杨七郎冲出重围回幽州搬兵,却被潘仁美乱箭射死。苦等不到七郎回来的老令公恍恍惚中梦到了七郎被射了满身箭,父子连心,他隐约知道七郎回不来了。

彼时,宋军将士个个肚内无食,人人饿得头昏眼花、虚弱无力。敌人再次发起攻击,一混战,不大工夫死伤大半。

老令公气冲牛斗,拨马交锋,一口气刀伤八员辽将,吓退了辽兵。才想松一口气,扑通一声,老令公的战马不支倒地了,把老令公的腿也压在了底下。杨六郎急忙下马,奔过去扶起老父亲,仔细一看,战马浑身哆嗦,嘴角流沫子,已经奄奄一息了。六郎说:“爹,您骑我的马吧!”“不!你在这儿守着,别让辽军攻进来。我去观观地势,看看有没有别的出路!”老令公来到苏武庙,他信步进庙,见殿宇不象样子了,苏武的神像还在那儿站着。令公冲神像点了点头,心想:苏武奉命出使匈奴被扣,不管匈奴贵族如何威逼利诱,他始终坚贞不屈。他牧羊在北海边,渴了饮雪,饥了吞毡,不愧为一代英雄!

看罢出庙,见有座残碑,上写:“李陵碑”,老令公用袍袖弹去浮土,细看碑文:李陵与匈奴作战多年,最后投降了。令公皱眉:此等败类,怎么还给他立碑呢?此时,远处金鼓震天,号角长鸣,番兵番将又往里冲。番兵高喊:“降者免死,高官厚禄!”

老令公望望苏武庙,又瞧瞧李陵碑,仰天大笑:“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要学苏武,莫效李陵。”说至此,老英雄往后倒退数步,然后急急奔跑向前,一头碰死在李陵碑前。

最后只剩下杨六郎一个人,为了给父兄伸冤报仇,他奋起精神,冲出了辽军的五道山口,闯出了两狼山。他紧催战马,直奔幽州城,他那时还不知道杨七郎已经被害死。半路途中,路过黑松林,见到了等在这里的岑林、柴干,两个人慌慌张张地对杨六郎说:“六将军,你胆子也太大了,还敢大摇大摆地从这儿走?快进树林里去吧!”三人一进树林,岑林、柴干便强忍泪花把杨七郎遇害的事给杨六郎说了一遍。

杨六郎听完,刚想哭,岑林急忙把他的嘴给堵住了:“六将军呀,千万别哭!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老杨家死的死亡的亡,就剩下您一个人了,千万保重身体。再说,人死不能复生,您赶紧远走高飞,逃出虎口,回京告御状去吧。”六郎听完,止住哭声:“将军啊!我谢谢你们,请受我杨六郎一拜!”“哎哟,可折煞我们了,您快走吧!”“那好。”“沿途都有潘仁美埋伏的兵马,各处盘查,您只有穿越黑松林,渡过黑水河才能顺利赶回京城。”

杨六郎穿越黑松林渡过黑水河,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回到京城,他趁八贤王出行之际,拦马喊冤状告老贼潘仁美。后面在八贤王和双天官寇准的帮助下,假设阴曹地府审明潘杨一案,杨家冤情才沉冤得雪。余太君和杨六郎母子二人走上殿来:“万岁,如今潘、杨一案已经问清,老令公和我七儿死得太惨,请万岁给我杨家报仇雪恨!”

皇上一想:向情向不了理!赃证俱在,没法保了,再向着潘仁美,文武百官肯定不服。想到这里,他一拍龙书案:“胆大潘仁美!你欺君罔上,勾结辽邦,陷害忠良,犯了十恶不赦之罪,来人呀!把他推出午门斩首!”立时,有人过来把潘仁美架出金殿,响了追魂炮,就要问斩。这时,西宫娘娘潘素蓉来了。

潘素蓉一听要杀她爹,象疯了一样,上来就跪倒磕头:“万岁,虽然我父做错了事,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看在他偌大年纪,伴驾多年的份上,求万岁饶他不死。”潘素蓉是皇上的宠妃,皇上看了好心疼,就说:“既然爱妃求情,孤准本,来人,带上潘仁美!”老贼上来后,太宗说:“潘仁美,你作恶多端,理应斩首,看在西宫娘娘的面子上,将你发配温州充军。”

杨六郎一看皇上如此偏坦他的老丈人潘仁美,再想想潘仁美对杨家所做之事,心里话:不杀潘仁美怎对得起死去的父兄?被逼无奈,他埋伏在潘仁美充军的必经之路黑松林,一枪挑了充军路过的潘仁美。

太宗皇上知道后,一怒之下就要斩杀杨六郎,幸亏寇准舌箭唇枪消了皇上的怒气,改为充军发配温州。杨六郎被充军发配,走了几天,可能是路上水土不服,全身长疮,危在旦夕。

老太君上殿求圣上开恩,说先叫我儿回京养病,等病好之后再去服役,皇上不肯。此消息后面传到杨六郎那里,他和老太君一样,感到十分心寒,所以病好了的他,听了老太君的话索性诈死瞒名,半路上打道回府——偷偷溜回了天波杨府。做戏做全套,老太君哭上金殿:“万岁,早上来人报信,说六郎路上病死了。”皇上一听,还真有点后悔了,心想:早知道这样,当初叫他回来养病就好了!

杨六郎的这次诈死埋名很成功,几乎瞒过了除杨家之外的所有文武百官,惟独瞒不过寇准。为什么呢?因为,寇准通过审理潘杨一案更加的了解了杨家,对杨家十分敬佩。一开始,太君金殿报丧,他也以为六郎真死了,没等棺材进京,他就含悲忍泪,过府探望。一来想安慰安慰老太君和柴郡主,二来想帮个忙什么的。可是等到杨府一看,虽然老太君在哭儿子,柴郡主也在哭丈夫,但哭得有声无泪,不像真死了人那么痛心。

寇准心思细密,马上察觉到这里面有蹊跷。几天前,六郎的棺材运进京城,寇准马上过府吊孝。趁大人不在跟前,他偷偷问杨宗勉:“宗勉,你爹爹好不?”“好。”“他在哪呢?”杨宗勉不出声,瞪大眼睛看着寇准。“你怎么不说呀?你爸爸在哪儿呢?”杨宗勉摇摇头:“我娘说了,不许对外人讲。”这真是小孩嘴里吐真言呀!寇准一下子明白了。不过,寇准挺纳闷:杨六郎为什么要诈死埋名呢?后来一想:啊,准是老杨家心灰意冷不乐意替朝廷卖命了。寇准同情老杨家,所以也一直假装不知道这回事。

后面,老太君挂帅率领杨门女将出征,杨排风回朝搬兵,情况危急。寇准心想,若再不把杨六郎请出来,老太君和众家少夫人就没有人救,朝廷就有灭亡的危险,百姓也要长期面临刀兵之苦。非请六郎不可啦!再说杨六郎虽然诈死埋名有罪,但是,能领兵挂帅前去解围,可以将功折罪啊。还有,诈死埋名早晚也得有个头啊!想到这里,寇准就和八贤王说了杨六郎没死的事。八贤王问:“那我妹夫杨六郎藏哪了?” 藏哪?寇准是真不知道。

后来,“寇准背靴访六郎”,找到了杨六郎。杨六郎得知母亲老太君被困,万分着急,就复出了,他和八王、寇准一起率领援军前去解围。一路上,杨六郎先后收服了孟良、焦赞、岳胜、杨兴等人,杨六郎率领众将士和佘太君带领的杨门女将里应外合大败辽军。

杨六郎的第二次诈死埋名是发生在三帝真宗赵恒在位期间。公元997年,太宗皇帝驾崩,三帝真宗皇帝继位。北国卧底贺黑律一直化名王强在中原卧底十多年,之前,他一直是太子的老师,现在太子当了皇上,他就被皇上提拔为兵部司马。仗着手中的权利,他加快了构陷杨家的步伐。他先是点了女婿谢金吾为新科状元,然后又叫谢金吾夸官的时候,特意从杨家的天波杨府门口经过,叫他压一压杨家的威风。天波杨府是先皇御赐给杨家的豪宅,门前有上、下马牌坊和闹龙匾一块,从这里经过,文官要下轿,武将要下马,就连皇上和八王或者娘娘路过门前,都得下车辇走上七步。谢金吾听了王强的话,在天波杨府门前,不仅吹三通打三通不下马,还打砸了上、下马牌坊和闹龙匾,结果气病了老太君。

杨六郎回京探母,焦赞为了给佘太君出气,一怒之下夜入状元府杀了谢金吾一家五口。王强借此机会加害杨六郎,他金殿报丧,对皇上说新科伏元被杨六郎杀了,皇上叫人宣旨叫杨六郎面圣。六郎上殿面君,皇上问:“谢金吾是不是你杀的?”六郎知道是焦赞杀的,事已至此,我只能把它兜揽过来,哪能叫兄弟抵命!想到这,六郎说:“是我杀的。”皇上说:“你为什么杀他?”“他推倒我家上、下马牌坊,还打了杨洪,找万岁,万岁不给作主,一怒之下,夜入谢府将他杀了。”皇上一拍龙书案:“杀了谢家五口,本应满门抵命,念你杨家功高盖世,饶过家眷,来人呀,把杨六郎推出去,斩!”

真宗皇帝要杀杨六郎,寇准等人苦苦求情,边关大将岳胜、孟良等人更是率兵来到诚下给他施加压力。三帝真宗迫于压力听了王强的建议把六郎改为充军发配到云南昭通府。王强当时心想:“杨六郎,就算现在皇上不杀你,到了云南你也活不了,云南的小梁王向来心黑手辣,发配云南充军没有一个活着回来的。”王强当时是想借小梁王的手,要害杨六郎的命。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没曾想,小梁王竟是柴郡主的亲哥哥柴勋,小梁王对妹妹、妹夫很器重,又见六郎文武双全,谈吐不俗,柴勋十分喜爱,所以,六郎此次发配云南充军,不仅没有受苦受难,反而像去了一趟旅游。

这事传到京师,王强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他仗着真宗皇帝对他宠信,他悄悄给皇上递了一份奏折,说杨六郎勾结强盗孟良,杀死了解差王麟,还在云南与小梁王串通一气,有意兴兵造反。皇上听信谗言,信以为真,秘密传旨,让王强领兵三万,并带上尚方宝剑一口,到云南去提杨六郎的人头。

杨六郎为了保全杨家忠烈名声,决定甘心赴死,和杨六郎长得十分相像的银枪将任堂惠得知消息后,为了结义之情,为了保住国家栋梁,他想方设法骗得了杨六郎的战袍,这战袍本来就是他送给杨六郎的,六郎之妻柴郡主在领口上绣了一个“景”字,以表示这是杨六郎的衣服。任堂惠穿上这件袍子后,诈称自己就是杨六郎,骗过了王强,王强砍下他的人头就回京交差了。杨六郎知道的时候,为时已晚,不得已杨六郎只好再次诈死埋名,从此用任堂惠之名“苟活”世间。

朝中文武百官见到任堂惠的人头都以为杨六郎已死了,只有双天官寇准机警,他想到六郎曾经悄悄和自己说过,六郎的头顶上有七根红头发,那是跟任堂惠的唯一区别。寇准拨开人头发髻,没有发现红发,明白真的杨六郎未死,不过对于假杨六郎舍身替死之举,寇准也是赞叹不已。

杨六郎用任堂惠之名“苟活”也给他带来了不便,为免任堂惠妻子白氏误会,杨六郎只好离开云南到边关去贩马。

再说杨六郎二次诈死埋名以后,王强信以为真,赶紧给辽国肖太后送去密信,说六郎已死,叫韩昌火速发兵。肖太后接到密信,便派扫南灭宋大帅韩昌韩延寿统兵二十万,再次侵犯中原。边关告急折报送入京都,皇上和文武群臣都急坏了,大家赶忙在金殿商议退兵之策。寇准心想:韩昌兵马进犯中原,主要是北国听说杨六郎己死,如果有杨六郎在朝,借给韩昌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前来。前面说过,寇准知道杨六郎诈死埋名,他想,怎么才能叫六郎早点露面呢?必须得八王御驾亲征!看在八贤王的面子上,杨六郎定不能袖手旁观,定会出头抵抗外患。想到这,他急忙奏本保举八王挂帅亲征。

果然,后面为了救被围困在遂州城的八王,杨六郎再次复出,大摆牤牛阵,杀得辽兵呼爹喊娘,人仰马翻,二十万辽军只剩下三万人。韩昌带领这些残兵败将,退出四十余里,在一片树林边停下来。韩昌下了战马,仰天长叹:天啊,我韩昌时运不济,又吃败仗,回去还有什么脸面去见肖太后?死了吧!想到此,拔出腰刀就要自尽,亏得他的左右都督死死抱住,才没死成。

杨六郎作为杨家将延字辈英雄中的杰出代表人物,他为何要两次诈死埋名?我们相信应该是没有人乐意这样做的,因为,诈死埋名和苟且偷生又有什么两样呢?但是事情头逼到那个地步,即使你不想那样做但是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太宗、真宗父子两代君王,他们一个偏袒老贼潘仁美要杀杨六郎,一个偏袒奸细王强要杀杨六郎,六郎就是因为这样才被逼无奈,诈死埋名,不这样做他早就死了,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什么黄土坡大战韩昌,遂州城浇水筑冰城,更不会有大摆牤牛阵和杨家父子大破天门阵的事情了。大家说对吗?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虾皮情感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xiopi.com/article/46812.html

标签: 杨六郎
分享给朋友:

“杨家将中,杨六郎为何要两次诈死埋名,又是如何复出的呢?” 的相关文章

明明是长子的杨六郎,为什么会被称作为“六郎”?

杨六郎不仅是个小说角色,也是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不过,他并不是杨业的六儿子,而是长子。那么,为什么杨家的长子会被称作“杨六郎”呢?原来在星象中,北斗七星中的第六颗主镇北方,是地处幽燕之地的辽人的克星,辽国人认为杨延昭是六郎星下凡,所以给他取...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