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香白酒天梯图:茅台大哥稳如狗,小弟逆袭有几多愁?

夕颜花开2022-11-23 15:31:01文章8


之前更新了浓香型白酒天梯图:浓香白酒天梯图:五洋泸剑等巨头,谁的顶级酒更胜一筹?配图有个错误,温永盛的“盛”字写成了“胜”,文君1988写成了“1998”,文字部分没问题,整理的文档也没问题,帮我作图的设计师美女说那么多字,眼都看花了,她又不喝白酒,很容易手误打错字。其实吧,哪怕她喝酒,搞不清这两个也很正常。问题是我粗心了,上传时也没有留意到这个细节。

文章配图已经修改了,也可以在公号回复“浓香天梯图”获取校正后的高清图,欢迎大伙儿回复领取。


在多次重新比对不同酒款后,意识到过往版本存在很多问题,这一版有所修正,但限于能力和精力,依然做不到尽善尽美,往后还会尽量多去试酒,不断修缮、调整,以期得到一个更加客观更加理性的白酒天梯图。

随着酒款的新增与调整,天梯图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精度越来越难把控。能力与水平又不达标,做不到给每款酒都精确打分,只能用粗浅的标尺来丈量酒质的高低繁复,难免有贻笑大方之处,还望海涵、斧正。我们都不是那刻舟求剑之人,天梯图只代表知酒僧个人感受,仅供参考。

这几年已经排了好几版天梯图,文章链接附在文末,大伙儿可以看看更心仪哪一版。

早期很多酒款都是分开尝试,没有同场对比,仅凭记忆来判断难免会造成更大误差,特别是在某些特定场景下会对某些酒的体验和印象比实际水准更好更深,随着逐年不断同场对比尝试,既往评价也有被推翻之处。

被推翻的原因大致分两种:一是经多番对比,早期判断与而今判断有出入;二是部分酒款自身酒质发生变化。

大家可以在公众号“知酒僧”回复“酱香天梯图”获取高清图片。

在这版酱香天梯图,唯一没喝过的是茅台80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风味,但在其价格面前,也没有解惑的想法和欲望。至于汉帝茅台之类,那就更不要去想了,富可敌国之前是不敢喝这个酒的。

由于其他酱酒目前还没有体验过比茅台50年更好的单品,俨然是个小天花板了,所以就堂而皇之地把级别更高的茅台80年高高挂起,像个昂贵的节能灯,一盏龙瓶悬在半空中,照亮下面的各款酒。我虽然不知道它好在哪里,但听说很省电,又很费钱,放在那里准没错。

其它的茅台喝的比较多,有些酒款喝的频次高一些,有些只是偶尔喝,但整体的脉络心中还是有个梗概。正常喝的话,我认准的三种酒质是普茅、陈酿和年份,代表酒款分别是飞天茅台、精品茅台和年份茅台,而那些所谓的小批量勾兑,我除了解惑时喝一喝,平时基本上不买,家里的小批量茅台也就还剩些卡慕,其它的极少。与普茅相比,小批量顶多是风格有所侧重和取舍,底子还是那个底子。

倒是彩釉珍品出来时让我眼前一亮,我原本以为就是其它珍品酒质换个壳,没想到是目前喝过的珍品里最好的一款,因而在本期天梯图把它也排得比较高。

通常来说几个人凑到一起喝酒,前几口还像模像样地品一品,装模作样地聊一聊,到后面都是拎壶冲,饮不知味。喝之前说好的养生局,开动后就成了生死局,不论胜负只分生死,喝完总是绵延无尽的悔恨,后悔怎么又喝断了片,如此往复,这般循环。

这种饮酒法喝到后面根本分不清好坏,壶里加满一口闷,是酒就行,但体感确实也不骗人,有时候第二天觉得轻松舒适,有时候第二天状态很差,单凭感受便知道后面多续了几口什么酒。

在白酒这块,有座看不见的山门,每个人心中的标准都不一样,但总有一个门槛横亘在那里,一旦白酒的品质越过了那条线,往上都是愉悦的体验。

有一说一,我试过的郎酒不算多。曾经估算过,在开瓶尝一尝就算喝的前提下,郎酒试过的单品总额应该也就二十万左右,而要想把层出不穷的郎酒全部试一遍,起码得翻五倍。在试过的所有郎酒里,百年郎的水准登峰造极,可惜我也没喝出特别惊艳的感受来。

仁和洞之类的酒,噱头大于酒质。也是从茅郎习身上喝出了个深刻体会:酱酒认准大厂嫡系的核心单品准没错,他们是酒厂在这个酒体范围最用心的产出。

以郎酒为例,青云郎、红运郎、青花郎、红花郎、郎牌郎酒等,都是各自酒体段位上的最优解,起码也是最佳选择之一。至于金猪郎、金樽堡、会员郎、封坛郎等,确实不乏有惊喜之作,但也只适合老酒饕们把玩解惑。我对各酒厂的“小批量”三个字总是不那么十足的放心。像方瓶的会员郎,我左试右试也不觉得有多了不得,早期我解惑这个酒,两千来块买过,后来千把块也买过,跳水领奖台上它也是奖牌有力争夺者之一。

不过我之前文章也写过,金樽堡企业封坛那款酒自打跌破了1200块,确实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说说郎酒一河之隔的习酒。

在茅台门下二十四载,习酒终于又独立门户了。这些年他们把曾经脱掉的衣服一件一件穿了回来,我就想着他们赶紧把降下去的酒质给提上来吧。

与茅台、郎酒在顶尖酒站住了位置不同,习酒不知道是好酒都被茅台拉走了还是顶尖优质基酒、调味酒不足,目前做出来最好的酒是习酒30。这酒以前还带个“年”字,后来连“年”字也没有了。

习酒酱香主打单品是君品、窖藏和金钻系列,已经在全国市场站稳了脚跟,从销量、口碑均对郎酒实现了逆袭,隐隐坐上了酱酒第二把交椅,可惜品质更优的年份酒产量严重不足。君品习酒在千元价格带很有竞争力,窖藏1988更是在几年前我就把它列为了高端酱酒守门员,尽管新老款之间出现了品质差异,我更倾向于是降质这个讲法,但在五六百这个价位,窖藏1988还是兼具品牌与品质的酱酒选择之一。

与郎酒相比,习酒的贴牌定制产品不胜枚数,这也可以归咎于体制的锅。在那些定制酒里,不论文案写得多精妙,图片拍得多花哨,其酒质撑死了是窖藏1988的水准,大多是金钻习酒往下走。

珍酒也算是抓住了酱酒的风口,可惜受困于目前的产能和优质基酒不足,哪怕他们有心提质,一时半会儿也很难办到,要想真正向头部那三个酱酒品牌发起冲击,一边要稳住基本盘,一边也要耐心等待扩产的产能释放。

摘要酒质稳住了,价格却在下行,考虑到之前有所虚高,也算是价值回归吧。长远来看,白酒价格永远脱离不了酒质和品牌这两点。短期可以通过各种手段拉高,然而根基不牢的终究站不稳。

武陵酒虽然偏小众且冷门,产地也不在酱酒号称系出名门正统的赤水河畔,但跟茅郎习的酒相比,从不怯场。正是这类酒的存在,才让人更有理由去反对他们人为炮制的产地论。

“上中下”三酱和武陵飘香是武陵酒经营多年的酒款,在他们的核心市场有口皆碑。而琥珀则在包装上打起了简洁、复古牌,大瓶装的匠心真材实料,用足了老酒,酒液色黄,香气宜人,与上酱风格不同,但品质足以一较高下。比较有特色的是琥珀可以玩各种定制,数量要求不算高。我之前曾想着找酒商定制一批带有“知酒僧”元素的琥珀,后来给忘了,也就不了了之,此次天梯图写完,准备把这事提上日程。

潭酒过去一年也有着各种声音,大多是往自己脸上贴金却遭人打的经历。搞出的涨价节除了让产品性价比和口碑变得更差外,再无其他功效。至于擦边球广告更是送上门让人捶。不过他们也推出了老潭酒系列,属于嫡出的另一支,我试过两款,在目前的大环境下,当得起“出色”二字,价格确实不高,品质也属可圈可点。我本着让子弹再飞一会儿的原则,此次没有把他们列入天梯图,有兴趣的酒友可以自行尝试印证。

紫气东来实属性价比极高的高端酒,成交价不算高,但品质却优于价格更高的青花郎、君品习酒等。酒也好人也罢,一辈子能站在浪潮上的机会难得一遇,要稳住,不能飘。

国台我已经有日子没关注了,酒还是那个酒,声音却好像不再是那样的声音了,此前拿钱造声势的媒体也不再给他们免费撰稿,目光盯上了给钱更多或流量更大的主。

之前大张旗鼓冲击上市未果,像是正值壮年的牛突然挨了一刀,蠢蠢欲动的欲望被捶烂了。

他们的酒用料扎实,比如老酒加的不少,可惜口感总欠点意思,要么是调的不好,要么是调味老酒品质不佳,但也不能因此把酒贬得一文不值。无非是价格与酒质不匹配,所谓性价比不高就是说的这种。真要是国台龙酒把价格打到八百块,那便又是性价比的杰出代表之一了,说辞自然也就不一样。

汉酱有几款酒我也试了,135bc酒质很不错,但可能是偏见,我对汉酱的看法短期内很难有颠覆性的改变,为了避免争议,新款汉酱和135bc此次都没有列入天梯图,待我日后再多试几次,多对比几次。

从消费者的心理来说,白酒应该是得口粮者得天下,培养起广泛的消费者,细水长流,但酱香品牌焦虑的却是另一番景象,他们想要打造高端价位的核心单品。品质对不对得起“高端”二字另说,价位一定要“高”端。这也不能去妄加揣测肆意评判,毕竟成功的例子那么多,从决策者的角度来看,这才是正确的路。

随着部分酒款降质,部分酒款保持着较为稳定的状态,有些酒款在天梯图的位次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有心的酒友应该能看出来。

一些小众酒款我也犹豫要不要列进来。譬如河北邯郸产的水墨磁州,听说本地也就卖两百来块。如果他们这两年没有降质的话,那这酒性价比是极高的,但我最终依然没有把这类酒选入天梯图,纯粹是这样规模的酒很多,若按这样的标准选,天梯图铁定要爆炸。

思来想去,优先考虑的还是规模品牌酒厂。对于那些小众酒,甚至深遭酒友诟病的镇酒,以后有机会慢慢试,慢慢聊。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虾皮情感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xiopi.com/article/46684.html

标签: 酱香白酒
分享给朋友: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