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和伟一生都在搞事业 于和伟家人年龄被嘲太混乱

沫悲伤2022-09-16 12:05:03情感969

二十多岁的时候,他就迷上了表演。

只不过他的童年里,除了母亲慢慢变老之外,

还有幼年丧父的深刻记忆。

1971年,于和伟出生于辽宁抚顺。

那一年,他的母亲45岁,这已经是她生下的第九个孩子了。

懵懂之际,于和伟就失去了父亲。

母亲靠着摆摊,拉扯大了这些孩子。

只不过,从小的于和伟,并不是懂事的那个。

他学习成绩不好。

成绩上不去的原因,可能跟偷偷看金庸的小说有关。

但对一个男孩子来说,那一个个武侠故事和飞檐走壁的侠客,

在心底播下了放荡不羁的自由。

只是少年太过自由,学习成绩就掉链子。

他参加了两次中考,成绩都是一塌糊涂。

那时候的工作都是分配的,而工作分配的前提,你得能考上中专、大专或者本科。

这要是考不上学,于和伟只能在家里做待业青年。

眼看向往的自由过头了,他不想要这种生活。

咋办呢?

正好市里的幼儿师范学校在招生,老师建议他去这里上。

虽然只是个中专,但好歹毕业后可以到小学去当老师。

听了老师的建议,他成了一名中专师范生。

可惜,老师是从希望他有个稳定的前途来考虑的。

而于和伟却从来对当老师没有半点兴趣。

学校三年,他不知道课程是什么。

每天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球鞋刷得白不白。

一转眼三年过去,他还算有点自知之明,没有到学校去误人子弟。

彼时,他听说市里的话剧团在招生,

眼看着自己还能揪住青春的尾巴,他果断报考。

终于,他成功了一次。

话剧团的日子还算安逸和稳定,如果他不再折腾,

就此生活也算很不错了。

可惜,他骨子里就不是那种安分的人。

于和伟根本不想要一眼看到底的未来。

那个时候他到处打听,听说上海戏剧学院在招生。

21岁的他,便从东北直奔上海。

这一次,他又成功了。

学校四年,让他找回了活力和青春。

通过话剧《借我一个男高音》的表达,

喊出了他埋藏在心底不安分的声响。

接着,他又穿上了军装。

古都南京,前线话剧团,新的坐标让于和伟兴奋了一段日子。

然而,每天固定时间点到食堂吃饭,

人们日复一日盯着肩头的星星是否会变,

再看看有些人不断掉的头发,

于和伟再次感受到了一种危机感。

这和原先在话剧团的生活有什么区别吗?

他想要的,就如在毕业论文中说的那样,

要有一种上了贼船般的新奇和突破。

换言之,于和伟自己想要改变。

《历史的天空》不是他的第一部作品,

但这却是他尝试改变的起点。

这个剧本最初,就是前线话剧团的编剧写的。

写好之后,本子交给了导演高希希。

编剧告诉高希希,反派万古碑别找其他人了,让我们团里的于和伟上吧。

浓眉大眼才是正面形象,小眼睛的于和伟,确实适合演反面人物。

何况那时候他刚出道,饰演的作品一个巴掌数得过来,

演什么还是不演什么,自己说了不算。

高希希也不了解他,答应让他出演,也算是给团里面子。

可是过了一个月,情况发生了变化。

副导演突然给团里打了电话,让他改演剧里的一个叛徒李文彬。

吃饭的时候,于和伟将此事告诉了编剧。

编剧下午就给导演和制片人打电话,说这个角色早已定好了,

他也已经看了一个多月的剧本,人物都已经定型,怎么能说不演就不演呢?

过后,副导演又一个电话,万古碑接着演。

要不是他稍微坚持那么一下,这个角色就从于和伟的身边溜走了。

彼时在剧中,李雪健和张丰毅都已经是大腕儿了。

不过除了拍戏和对戏之外,于和伟平日里都很少和大家说什么。

每次拍完戏,他就直接回自己屋里了。

以至于制片人等一帮人都在私底下议论他,这谁啊,拍完也不问演的咋样?

那天收工后,他突然被叫去,说是导演要跟他吃饭。

于和伟说不去,刚刚吃过了。

来叫他的人,还是把他死活推搡了出去,还说导演夸他了。

那天吃饭,高希希第一次对他饰演的角色进行了评价。

确实,《历史的天空》播出后,反派万古碑在观众的大脑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接着,他又在《大宅门2》中饰演了白占安。

这原本是一个很小的配角,而且和剧中一众光芒万丈的主角比起来,

于和伟在其中,基本上就如空气一般的存在。

可惜谁能想到,这个当初对着镜头吐唾沫的男人,

最终还是在观众中收获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更在多年以后,凭借网络而成为了流量的当红。

这在当年,恐怕连于和伟自己都不敢想象。

电视剧的天地要比话剧的舞台宽广。

但刚刚出道的那几年,虽然他出演的角色能让人耳目一新,

但还没有一部剧是让他来扛大旗当主角的。

而他在话剧团里的时候,刚开始确实是真扛大旗的。

他还记得当初,学校里连他在内,一共7个人最后被招进了话剧团。

每天的生活雷打不动,除了报到,就是开会和去食堂吃饭。

因为刚开始他不锻炼,于和伟的身体一度长到了170。

这体格,让他站在舞台上,成了最后那个扛大旗的。

扛了一段大旗之后,他才有机会从跑龙套变成有台词的演员。

那段时间他回家的时候,家里的亲友在吃饭时,

都好奇他这个演员是干嘛的。

有人趁着酒兴,想让他在饭桌上来一段,哪怕来一段报菜名也行。

于和伟死活来不了。

不过这却促成了他对自身改变的念头。

可他刚出道拍电视剧那几年,情况确实也不容易。

一般的主角,要么定的大腕儿演员,要么就从专业的学院里找好了。

通常到各地方的演出剧团里招人的,要么是配角,要么只能是龙套。

有一次一个角色,5天给1000块。

那时候他还想着能不能把价格稍微涨涨,最终没说妥,他也就不去了。

后来他才逐渐明白,不要说一天200,有时候给100,也有人抢着去。

所以到后来,一天给200,于和伟也乐得进组。

就这价格,还因为他是专业的话剧演员,比一般的人多了一倍。

在那段低谷时期,是于和伟的老婆宋林静帮他一点点走出来的。

两个人相识于青春之时,有着很深厚的感情,这也是他的初恋。

1996年,便结婚了。

更巧合的是,两个人一同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

而后又一起被招进了话剧团。

正是这种多年在一起的经历,让两个人的感情很坚实。

那些年,于和伟还没有名气,为了养家糊口每天都东奔西跑。

这导致,在女儿的童年里,于和伟大部分时间是缺位的。

每次想到这一段,于和伟觉得,这是对女儿最大的亏欠。

期间,妻子更多的是对他进行鼓励,

那段时间,宋林静的身份不只是妻子,更是他的红颜知己。

而真正要改变自己,走出自己的迷茫期和低谷,一切都还得靠自己。

万古碑的出演,让于和伟获得了一个小高潮。

在此之后,从《敌后武工队》,到《孝子》,

无论是军旅题材还是现代剧,他一步步进行着自己的拿捏。

七八年的时间下来,他确实拍戏不少,但就像他自己感受到的那样,

在影视圈里,一部电视剧可能会火上一段时间,

那么此前积累下来的名气,也会瞬间流失。

这种感觉让于和伟陷入到了一种深深的焦虑之中。

尤其是在2009年拍摄完《三国》后,焦虑的感觉更是一天比一天严重。

这次在剧中,他饰演主角刘备。

这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他诠释的不可谓不好,

而且这也是他和导演高希希的几次合作了,

两个人在一起也能找到默契。

然而《三国》拍完之后,他说自己陷入了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状态。

彼时,于和伟不是没有戏拍,而是担心自己接到烂剧。

此时的他,实际上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只会饰演反派的小演员。

可相比于自己演叛徒或者烂人的时候,

已经积累了名气的于和伟,更有了一种对角色的定义。

所以,当几年后再接演《军师联盟》的曹操时,他曾经有过短暂的犹豫。

此前,他曾经说过自己喜欢曹操这个人物。

或许正是这句无心之言,让他在几年后接到了曹操角色的邀约。

可当新的剧本真正放在面前的时候,他反倒犹豫了。

毕竟曹操在影视界有过太多版本了,如果演不出什么新意来,那真不如不接。

看过剧本后,他才发现这里的曹操,不再是那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枭雄,

正因为如此,他最终把不一样的曹操呈现在了观众面前。

而随着《军师联盟》的热播,

人们蓦然发现,从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开始,于和伟已经接连在三国戏里溜达三趟了。

这在以流量为王的互联网时代,让于和伟成为了一个行走的表情包。

也就是从饰演曹操之后,他的演艺生涯又上了一个新台阶。

观众也发现,这么多年下来,于和伟饰演过无数的人物形象,

他和其他一些演员不同,人们根本无法对其进行简单的归类。

饰演曹操之后,他又饰演过姜子牙,

而后又从古代来到现代,从能制造毒品的科研人员,

到一个小县长,或者是历史人物陈独秀,亦或是检察院检察长,

百面人生千面形象,几乎没有他驾驭不了的人物。

而且在拍摄电视剧之外,偶尔穿插拍摄的电影,

也能让他收获“金鸡”。

这一发展阶段,尤其是陈独秀这个角色,于和伟10年时间里饰演过三次。

第一次是在2010年的电视剧《中国1921》里。

第二次则是在电影《建军大业》。

而第三次则是在今年热播的《觉醒年代》里。

《觉醒年代》播出后,圈内的朋友给他打电话:你把陈独秀演活了,演得好。

他很高兴,或许这正好说明,在拍摄之前他下的功夫没有白费。

由于历史上陈独秀留下的形象很少,在接到剧本后,

他只能从散碎的历史资料中,不断在脑海里勾勒陈独秀这个形象。

从民国的文献,再到有关涉及到陈独秀的个人日记,

他都有过广泛的涉猎。

有了这个基础,他才能在拍摄中,用语言去诠释这个人物。

拍摄中有一段戏,是关于陈独秀演讲的。

为了要求连贯性,他要求导演这场戏要一镜拍完。

但是,光是这段戏的台词就很多。

一镜到底的话,对他的功底要求很高。

台词之前他已经烂熟于心,但不是靠着一字字背出来的。

他说那样就失去了人物的心理活动和神韵,

不再是人物的表达,而是单纯地背课文了。

理解大于死记硬背,或者说那个时候,他已经把自己一步步往陈独秀的身上定位。

正式拍摄的时候,他最后一次把台词又通了一遍。

随着导演喊开始,他进入了角色。

待到拍摄完毕,在现场的副导演对他说,牛啊,一个字都没出错。

那个时候,他心里落了地。

不是因为自己把台词说对了,而是因为他知道,在那个过程中,自己就是陈独秀。

随后《觉醒年代》成了开年大剧。

而于和伟则在知天命之年,又斩获了一大批年轻的粉丝。

如今,在短视频平台上,他一边吐着唾沫,

一边说接着奏乐接着舞。

一边又在B站上,当着年轻人的学委。

于是,创业的先帝,从中道“投魏”再到“蹦迪”。

有时候,他也会和网友互动。

在他看来,接受新鲜的事物,思维不受局限,才是一个演员该具备的。

拍戏之余的他,喜欢电影、书籍和旅游。

他说,电影和书籍,可以让自己永远处于学习的状态。

而行走在路上的旅行,则可以让自己享受更多新奇的向往。

随着逐年的走红,于和伟也同样逃不掉被娱记们黏附。

他和妻子宋林静,一直携手至今。

而于和伟唯一的绯闻,就是和王丽坤。

爆料说两个人因戏生情,不过,事后被当事人自己澄清没这回事。

被传得沸沸扬扬的,是于和伟给王丽坤装修房子的事,

事后有人去看过,说那不过是于和伟姐姐的房子。

因此,没什么实锤绯闻的于和伟,

近几年围绕在身边的,都是一些捕风捉影的事。

如今,于和伟经常表示,当年万古碑饰演后,

甚至身边的朋友都打电话过来骂他。

说他太坏,不能跟这样的人做朋友。

虽然被人骂,但是他很开心,说明他把人物角色诠释到位了。

所以,他也十分怀念那时候的自己。

不知道前路会有多么曲折和坎坷,

但充满了前行的激情和力量。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虾皮情感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www.xiopi.com/article/34800.html

标签: 于和伟
分享给朋友:

“于和伟一生都在搞事业 于和伟家人年龄被嘲太混乱” 的相关文章

于和伟王丽坤事件怎么回事 于和伟对王丽坤是真爱

于和伟王丽坤事件怎么回事 于和伟对王丽坤是真爱

最近的一段时间,影视剧《三生有幸遇见你》热播。 作为女主的王丽坤,也频繁引起热议。 说起来不少人认识她,还是因为2013年,综艺《星跳水立方》中的一张素颜照。 她因此成了很多人心中的“素颜女神”。 遗憾的是火了以后的王丽坤,却又和于和伟陷入了争议中。 两个人的绯闻,兜兜转转纠缠了好几年,对他们都产生...

于和伟女儿宋林静现状 于和伟宋林静结婚

于和伟女儿宋林静现状 于和伟宋林静结婚

“我感谢我的妻子,她让我觉得我的人生很幸福。” 这是于和伟在形容自己和妻子宋林静的爱情故事时所说的话,我们这才得知原来叔圈顶流于和伟早已结婚。 并且妻子一直陪伴着于和伟从无到有,一直在于和伟身后给予默默的支持与鼓励。 于和伟能有如今的成功,军功章也必是有妻子宋林静一半的。 虽然我们对宋林静的家庭背景...

王丽坤于和伟现在关系 于和伟和王丽坤的照片

王丽坤于和伟现在关系 于和伟和王丽坤的照片

“缘分总在不经意间到来,一切仿佛命中注定。” 1992年的夏天,于和伟在抚顺市话剧团的宿舍里,像往常一样准备午休。 于和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大院树上知了的叫声格外刺耳。于是他找到一个杆子,想下楼把它们赶走。 “哐当一声”,宋林静手中的脸盆摔在了地上,水撒了一地。 于和伟赶忙道歉,抬头看到宋林静...

杨童舒与谁生的小孩 杨童舒结婚了吗

杨童舒与谁生的小孩 杨童舒结婚了吗

说起顶级“蛇蝎美人”反派角色,你能想到谁?是把全剧清理到只剩剧名的《小鱼儿与花无缺》的江玉燕,还是《至尊红颜》的徐盈盈?2004年出演徐盈盈的时候,杨童舒29岁,明明面容清秀婉约,妆容清丽,却单用表情就演活了一个毒辣的女人。 出道29年来,杨童舒一直低调演戏。媒体只知道她在34岁的时候怀孕拍戏,后来...

于和伟演技爆棚经典片段 于和伟得过金鸡奖吗

于和伟演技爆棚经典片段 于和伟得过金鸡奖吗

12月30日晚,第34届中国电影金鸡奖举办了颁奖仪式。这些奖项也可谓是实至名归,而在颁奖的时候,获奖者和未获奖者的微表情都很有意思,下面小8就带大家来看一看。 1、最佳男配角 最先颁发的奖项是最佳男配角奖,这个奖颁发给了在电影《一秒钟》里,有出色表现的老戏骨范伟,可以说是实至名归。但范伟本人并未来到...

于和伟李小冉追击者 于和伟李小冉最新照片

于和伟李小冉追击者 于和伟李小冉最新照片

2022年央视以一部年代剧《人世间》引爆了整个电视剧市场,该剧播出后连续13次夺得猫眼热度日冠宝座,收视率也屡次破1,热度堪称爆表。 同时剧中考究的服化道和精彩的故事情节受到许多观众的肯定,豆瓣四星、五星好评飘满,口碑炸裂。还有雷佳音、宋佳、殷桃等剧中演员也凭借出色的演技频繁登上热搜,真是火出圈了。...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